蛋鸡养殖
当前位置:蛋鸡养殖 > 珍禽养殖 > 文章内容
对象性实践是唯心主义实践
发布日期: 蛋鸡养殖    点击率:92
   珍禽养殖

对象性实践是唯心主义实践

  马克思的《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》,把实践和辩证法引入了认识论,引起了哲学的变革,是新世界观的萌芽。

这是理论界的共识。

但怎样理解《提纲》第一条所说的实践,即实践是客观的实践,还是对象性的实践,则存在很大的分歧,逐渐形成了哲学上的理论斗争。 工人阶级有责任参加这个特殊的斗争。

本文说说对象性实践的唯心主义实质,它是怎样登堂入室影响理论界的。   应该说,我国理论工作者原先对实践的理解是没有分歧的。

《提纲》第一条指出,费尔巴哈只把人们的直观活动当作认识活动,不知道人们的实践活动就是认识活动。

马克思还指出:费尔巴哈想要研究跟思想客体确实不同的感性客体,但是他没有把人的活动本身理解为客观的[gegenstndliche]活动。

意思是说,费尔巴哈不知道人们的活动(实践活动)本身,也是主观以外的客观的活动。

这是费尔巴哈轻视实践的根本原因。

长期以来,我国理论工作者理解的实践就是客观的实践,不是所谓对象性实践。

诚然,上世纪八十年代也有人介绍并赞同西方卢卡奇的对象性实践观点,但应者寥寥,只是个别现象。   《马恩选集》第二版印行后,出现了新情况。

《马恩选集》第二版将上述引文中的客观的活动改译为对象性的活动,部分同志据此公开把实践当作对象性活动研究,进而提出物质本体在对象性活动中处于从属地位,已失去本体意义,新哲学的本体应该是实践。

  来者不善。 部分同志企图改造实践,还企图动摇辩证唯物论的物质本体。 但是且慢,部分同志仅仅凭着一个词的改译,就把实践定义为对象性活动,有急功近利、慌不择路之嫌,是没有辩证唯物论的理论根据的。

  从《提纲》第一条的论述逻辑看,将客观的活动改译为对象性的活动,不符合马克思的原意。 马克思不但批评了费尔巴哈把人的活动只当作直观活动,没有当作实践活动的错误,接着,马克思还说明了费尔巴哈犯错误的认识论原因,就是没有把人的活动也当作客观的活动看待。 作为唯物主义者,本应该依据客观事物作出符合客观情况的反映,而费尔巴哈考察人的活动没有作出客观的反映。 人的活动既是直观(认识)世界的活动,也是改变世界的活动,且首先是改变世界的活动。

人只有在改变世界的实践中,才能获得比直观活动数量更多的、质量更高的感性认识。

费尔巴哈只晓得直观活动是客观活动,不承认实践活动是客观活动;只承认客体是认识活动的对象,不承认客体是实践活动的对象,违背了唯物主义认识论的客观性原则。 由于这个原因,费尔巴哈没有发现实践是认识的基础。

因此,将客观的活动改译为对象性的活动,有违马克思的原意,是说不通的。

  可能有些同志认为对象性活动就是实践活动,改译成对象性活动,是说费尔巴哈不知道人的活动本身是实践活动,原文也能勉强说通。

那么我们就来看看,所谓对象性活动究竟是何方神圣,它到底能不能说得通。

  为了慎重起见,关于对象性,我们引用一家党校的《马列著作选编内容提要和注释》中的解释。 注释说,哲学上的对象,指相对于主体的人而言的客体。 对象包括物质对象和观念对象,即《提纲》说的感性客体和思想客体。

对象有两个属性:其一,属人性,即它是与主体处在一定关系中的;其二,客观性,即它是客观存在的,是不依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。 对象性指对象所具有的本质属性或性质,即客体的属人性和客观性。

  这本教材所说的对象性,就是客体的属人性和客观性。 但这是西方旧哲学的解释,不是辩证唯物论的解释。 辩证唯物论对相对于主体的客体的性质,是这样规定的:客体是主、客体联系和相互作用的基础。

客体的本质属性是:其一,客观性,即客体是不依赖主体的意识而客观存在的,没有物质客体就没有人的意识;其二,可认识性,即人可以通过实践认识客体的客观规律,并利用客观规律改造客体,同时改造主体。   辩证唯物论对客体性质的规定是众所周知的。

旧哲学的对象性范畴所规定的客体,是唯心的主体意识,是违反辩证唯物论的。

可能有同志要问,对象性范畴规定的客体性质也说了客观性,总不好说它规定的客体是唯心客体吧。

对这个问题我们作辩证唯物论的处理:我们的同志没有注意到,对象性范畴规定的客体包括所谓思想客体。 思想客体能不能充当辩证唯物论规定的客体呢不能。 我们承认,思想客体作为人的认识活动对象或理论活动对象,是客观存在的,比如唯心主义思想是客观存在的,但客观存在的对象并不都是客体。

辩证唯物论对客体的客观存在有一个限定,就是不依赖主体意识的客观存在,而所谓思想客体是主体对客体主观反映,是依赖主体而存在的,它只是主体的活动对象,是不能充当客体的。   我们再来看看所谓对象性活动。 不知什么原因,这本教材没有解释对象性活动。 我们根据他们给出的对象性定义作这样的理解:所谓对象性活动,是与对象性质相同的主体活动,或者说是直接符合对象性质的主体活动。

可以看出,直接符合旧哲学的客体性质的主体活动,是属人的唯心的活动。

因此,所谓对象性的活动是唯心主义的实践活动,它与辩证唯物论的客观实践活动风马牛不相及,根本不是一回事。

把唯心主义的实践当作辩证唯物论的实践塞入《提纲》,是说不通的。

  把实践规定为对象性活动,实际上是直接复制唯心客体的活动,它犯了两个错误。 其一,唯心地规定客体性质,把人的活动建立中唯心的客体基础上。 其二,所谓直接符合客体性质的主体活动,重犯了费尔巴哈的直观错误,即只把人的活动看作直观客体的活动,不当作改造客体的活动;只承认客体是感觉活动的对象,不承认客体是实践活动的对象。

  闹的沸沸扬扬的所谓对象性实践,拆穿西洋镜,就是唯心主义实践。

部分同志以为在《提纲》中塞入一个旧哲学术语,就能改造辩证唯物论,无异于痴人说梦。 一个诞生了《实践论》的国度,有那么多的学者放弃革命实践,在对象性活动的螺丝壳里做起了道场,多少让人感到意外。 他们改与不改,都是小事,据我们看来,要他们改也难。

但是,西风东渐,有一些工人阶级的成员也受到不良影响。 我们在网上看到,说新哲学就是主体哲学的有之,说新哲学的本体就是实践的有之。

这是让我们真正感到忧虑的事情。

我们希望这篇短文,能为工人同志抵制唯心主义实践观,提供一点力所能及的帮助。

上一篇:钱一只 宠物猫咪 活体家养 下一篇:博时安泰18个月定开债C(002357)基金基本概况